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不伦恋情  »  卖Mother 1-10
卖Mother 1-10

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20-5-26 08:54 编辑

(1)  
  「小伟,今天妈妈要加班,饭菜在冰箱,你放在微波炉弄热吃吧。」
  
  「哦。」

  听到母亲的说话,我醒目地应了一声便挂断电话。对生于单亲家庭的我来说,
这种生活是早已习惯。
  
  我是李志伟,今年十八岁。高中三年生。我早年丧父,自幼和家母相依为命,
简单来说,我是由妈妈独力养大。
  
  我的母亲名叫林莹莹,一个即使到了多少岁、还是令人觉得年青可爱的名字。
事实上以四十一岁的年纪来说,家母的外表的确是比实际年轻,打扮一下,说是二
十后半亦甚有说服力。
  
  妈妈算是一个聪明的女人,大学毕业后到了一间大企业当服装设计,一做就是
十八个年头,妈妈经常说想不到当年随便试一下的工作,会变成自己的终生职业。
  
  我并不是因为是其儿子才这样说,但以外表而言,妈妈是十分漂亮的类型。从
小时候开始每次出席家长日,同学们都是以「小伟你的妈妈好漂亮」的说话来形容,
而我当时的死党小武就更是母亲的「铁杆粉丝」。
  
  小武全名郭文武,是我小学五年级认识的同班同学,长得白白胖胖,样子十分
憨厚。因为兴趣相同,我们一直是玩得不错的好同学兼好朋友。
  
  那时候大家每天放学去踢足球,玩得一身大汗,小武会来我家洗个澡,打打电
玩才回家。单亲家庭,我家的住屋环境不怎太理想,是政府资助的公营房屋,屋龄
也比较长。但这种年纪根本不会介意,每天小武都来我家玩一会,打发学生时代的
无聊时间。
  
  由于屋子残旧,我家是连浴室也没有门锁,但一对母子生活没什幺所谓。事实
上那时候因为妈妈经常加班总是夜归,晚上是我俩唯一可以聊天的时间。妈妈会跟
我一起洗澡,聊聊当天学校里发生的事情和学习上的问题。
  
  也许大家会觉得母子共浴是一件很香艳的事,但对我这种自小便跟母亲一起洗
澡的孩子来说,妈妈的裸体并不算什幺,更重要是小学五年级的我,对性是还完全
没有感觉。
  
  「是吗?今天跟同学吵架了?没有打架吧?」妈妈拿起热毛巾替我洗身和抹脸,
一面听过我诉说学校里的事。她对我的学习还是比较宽容,有时候成绩不好,也不
会怎样责骂。这更反令我觉得惭愧,每次都希望下次能取得更好成绩来令母亲高兴。
  
  至于男孩子的裸体就更是不值一提,每次小武到我家洗澡,没有上锁的浴室都
是木门半掩,他也从来不介意在我面前脱光,两个小学生甚至一起比较鸡鸡的大小。
  
  「小武你怎幺好像很粗的?」
  
  「不知道,是因为我肥吧?」
  
  在大家都未发育的阶段,长短粗幼根本就不会在意,但那天小武偷偷告诉我,
他最近开始会「勃起」。
  
  「勃起?」我对当时只还是听说的事情感到兴趣,小武傻呼呼的说:「我也不
是很清楚,反正有时候会翘起来。」
  
  「小武是大人了啊,真好耶。」我羡慕不己,也想一尝变成大人的滋味。
  
  那一天我和小武照旧下课后去踢球,途中下起滂沱大雨,两个拿着皮球的孩子
狼狈地逃跑,来到我家时已经是湿得好像两只落汤鸡。
  
  「好冷,快去热水洗澡吧。」
  
  「好,我快冷死了。」
  
  我们赶快把湿透的校服脱光,一起跑进浴室洗个热水澡来让身体和暖,两个孩
子大家斗抢着花洒头,大家都冷得全身张起鸡皮疙瘩。
  
  「好冷,小伟给我先洗。」
  
  「这是我家,让我先洗。」
  
  结果在主场得利下,主导权还是在我手里,事实上小武一向笨笨拙拙,是从来
没有抢赢过我。
  
  我洗好了便浑身滴着水的跑回房间拿衣服,那个年纪裸体在家里跑是家常闲事,
和妈妈洗澡后,我也经常不穿衣服在家里到处跑。
  
  这时候发生了一件特别的事,那天不知是否遗漏了什幺,平日这个时间不会在
家的妈妈回来了,她用锁钥打开了门,看到浴室里有人以为是我,推门看看,才知
道是别家小孩。
  
  「噢,是小武?」
  
  「姨、姨姨。」
  
  小武当时当然是全身赤裸,包括那粗粗的小鸡鸡也给母亲一览无遗。对一个已
婚妇女来说,看到小学生的性器总不会发生什幺。妈妈知道自己的突然出现吓到了
儿子的同学,着他安心的微笑说道:「没事,我是回来拿点东西,小武你慢慢洗,
下面落着大雨,要弄乾衣服才好穿。」
  
  「谢、谢谢姨姨。」
  
  妈妈进房间看到我,说了两句,拿了一些忘记带的文件便匆忙离开。到我出去
时小武仍呆呆站在浴室,他看到我,样子有点可怜:「我给姨姨看到了鸡鸡。」
  
  我想说这并没有什幺,我的妈妈是每天都看到我的鸡鸡,但这时候我没有安慰
我的同学,因为我是被另一件事吸引着,小武的鸡鸡并不是我经常看到的软软一条,
而是像一支小棒朝天翘起。
  
  「小武⋯你翘了?」
  
  我像发现新大陆般惊奇不已,小武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体起了变化,连忙掩着下
体:「小伟你不要看!」
  
  「我想看,你给我看!」
  
  「不、不要!」
  
  结果这天小武哭了,我不知道他哭是因为被我妈看到他的鸡鸡,还是被我看到
他的翘起。
  
  晚上我跟妈妈一起洗澡时,她也有提起今天的事。
  
  「今天有点尴尬,你那个同学没说什幺吧?」
  
  我像幸灾乐祸的笑说:「他哭了,说给我妈看到了鸡鸡。」
  
  妈妈也是不好意思的道:「这个年纪,不会想给看到吧。」
  
  「没事呀,我不是每天给妈妈看。」我故意摇着自己的鸡鸡。
  
  「你是我的儿子怎一样?」妈妈仍是有点难为情,我取笑说:「他的鸡鸡还翘
起了。」
 
  妈妈听到我说,脸上明显是红起了一片,我继续摇着自己的鸡鸡说:「妈,你
说我什幺时候才能翘起?」
  
  妈妈脸更红了,迴避我的问题:「再过一点吧,你还是小孩子。」
  
  这天我们没有在这话题琢磨下去,到了第二天上学,小武仍是一片闷闷不乐。
  
  「怎幺了?仍是想着昨天的事吗?」我安慰死党说,小武的表情完全是到了世
界尽头:「我以后也不能见小伟的妈妈了。」
  
  「没那幺夸张啦,我妈是结了婚的大人,而且她每天都看我的鸡鸡,不会觉得
什幺嘛。」
  
  「小伟的妈妈每天都看你的鸡鸡?」小学五年级的学生还未懂性,但已经知道
这个年纪还跟妈妈一起洗澡是一件不大光彩的事,我靠近小武,小声道:「这是我
们的秘密,你发誓不跟别人说我才告诉你。」
  
  「我、我发誓!」
  
  「其实,妈妈每天跟我一起洗澡。」
  
  小武瞪大双眼,始终这个年龄仍让母亲洗澡的男孩应该不多,更不要说是一起
洗澡。
  
  「一起洗澡,即是小伟的妈妈,也是脱光光吗?」
  
  我带着骄傲点头:「洗澡当然是脱光光。」
  
  「那小伟你不是,可以看到你妈的奶子⋯和下面。」
  
  我更骄傲的点头:「当然。」
  
  「好、好羡幕啊。」小武胖胖的脸颊,流露出一种看到别人家里买了最新电玩
的表情。
  
  「没什幺好羡幕啦,是自己妈耶。」这个年纪我们对女生是开始有兴趣了,但
母亲的裸体,对我来说是一种早已习惯的事物。
  
  可是小武却对此十分有兴趣,他一向是个胆小的胖子,不敢问我太过份的问题,
只每天一点一点的试探性地问:「小伟你的妈妈,奶子大吗?」
  
  「还好吧,好像两个小皮球一样。」
  
  「有没有奶头?」
  
  「当然有,我妈是正常人耶。」
  
  「那奶头是什幺颜色?」
  
  「好像啡啡棕棕的,平时也没怎留意,今晚仔细看看再告诉你。」
  
  「那下面,有没大人的毛毛?」
  
  「当然有,她是大人啊。」
  
  就是这样,为了解答小武的问题,我每天洗澡时也观察母亲的裸体,过去从没
留意的事物,开始变得有兴趣起来。
 
  母亲浑圆的乳房,凹陷的脐眼,浓密的阴毛,修长的小腿,逐渐,我发觉我的
妈妈,原来是一个女人。
  
  是我们男生渴望追求的女生。
  
  那是第一次认识事实的时候,也是我第一次在母亲面前翘起的日子。那天看着
妈妈的奶子,我勃起了。
  
  妈妈肯定也有看见,她没说什幺,装作什幺也没发生的继续替我洗澡。那些以
为母亲会以替我检查包皮为借口摸我龟头,甚至摇我鸡鸡让我射精的朋友,很对不
起,让你们失望了,毕竟并非每个人都像你们一样变态。

  然后在一星期后,妈妈跟我说:「小伟,你长大了,以后自己洗澡吧。」
  
  当时我是有点失望,但同时对长大了一词是有点兴奋,加上懂得勃起,就更是
觉得自己成为大人。
  
  从那天起,妈妈便没有跟我洗澡,也不再在我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体。有一次两
个人在家,妈妈洗完澡后穿着一件白色衬衫,胸前很明显突了两点啡色,她像不好
意思的跟我道:「小伟别望妈妈的胸口,我没戴胸罩。」
  
  我对妈妈是从来没有过份的愿望,也没有世间说乱伦的想法,她是把我独力养
大的人,是一个从我出世便照顾我的伟大母亲。
  
  只是一位这样伟大的妈妈,我还是出卖了她。升上了六年级,我的勃起次数愈
来愈频繁,对性亦开始醒觉,知道男生勃起是为了某种用途,而那是一件很快乐而
令人憧憬的事。
  
  和绝大部份男孩子一样,我偷偷上网看一些带有色情画面的图片和影片,也逐
渐对男女间的性产生兴趣。对小武这个死党,也没有保留地互相交换对性的知识。
  
  男和女需要「做爱」这事,就是小学六年级的学生也会知道。
  
  那天我和小武踢完球,回到家里不再急着洗澡,我们有一些对男生来说更有兴
趣的事情,一起看黄片。
  
  当然我和小武都是性趣正常,绝不会有两个男的看着看着便搞上什幺,我们只
是一起研究,这对每个男生都十分憧憬的一件事。
  
  看完一遍后,大家的裤档都在翘起,不好意思地笑了一笑,小武问我:「小伟,
如果可以跟女生做,你第一次会想跟谁?」
  
  我满是尴尬,但对着死党也没有隐瞒:「我想跟黄芷晴。」
  
  黄芷晴是我班的班花,长得十分漂亮,一双明亮透丽的眼睛彷彿会说话。六年
级的年纪,我已经有了暗恋对像。
  
  小武也是一脸嚮往的道:「如果可以,我想跟小伟你妈。」
  
  我和小武是死党,但毫无疑问谁听了这个答案,唯一会做的便是挥拳打他。